千夏未栀

人心险恶

#原创##种子与猫##六一快乐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 姻姻收到了外婆寄来的信。她打开信封,取出厚厚一沓信纸。
        她把信封丢在小桌上,靠着摇椅轻轻晃着,打开信纸慢慢地读。
         外婆说她身体挺好,说外公老是咳嗽却又不肯去医院,说隔壁二婶家多了一个大胖小子……说她在信封里放了一颗种子。
        姻姻探着身子伸手去够信封,捏着底边口朝下抖抖,“当”地掉下来一颗小珠样的物件,骨碌骨碌滚了几圈,晃悠着停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把读了一半的信折起来放在小桌上,捻了那颗种子在手指间把玩。
         会种出什么呢?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姻姻种下了种子。
         她从对街的花店里买了一个小花盆,老板娘笑着问她,姻姻要种花呀,她应了一声,外婆寄给我的种子。
        老板娘麻利地包好花盆,连着一包土一并装在手提袋里递给她,她礼貌地道谢,笑着接过。
         玻璃店门打开又合上,挂着的铃铛响了响,老板娘轻声地嘀咕,“姻姻的外婆……”
她回头,玻璃门还轻轻地晃着,老板娘低头摆弄着她的花。
 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听错了吧,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  姻姻住着的街上有一只猫,白色的,头顶有一小团的黑。
        猫踏着一楼人家的窗台跳上来,端庄地坐在姻姻的窗台上——那是它的宝座,现在那里摆着一个小花盆,里面装着老板娘送给姻姻的土。
        猫歪着小脑袋看姻姻将种子埋进土里,拿着小杯子给它浇水,水透过松松的土聚在下面的小盆里,沾染了泥土的黄褐色。姻姻放下杯子,手拖着腮帮望着花盆发呆,搭在窗台上的手蹭上一团软软绒绒的毛。
        猫懒懒地躺在窗台上,四肢舒服地伸着,脑袋靠着她的手,眯着眼睛,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咕噜声。
        姻姻挠挠猫的下巴,转身抓了几条小鱼干。猫嗅到了味道,翻个身子把小鱼干拨到面前,细长的尾在身后悠悠地晃。姻姻好笑得看着它,伸手揉揉它头上的一团黑。
        是个带着厄运的孩子呀。她想。不过你一定会好运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  猫成了妈妈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日渐隆起的肚子拖着它,那并不高的窗台慢慢成了它够不到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在楼下摆了两个小碗,每天放点猫粮小鱼干,倒上一碗牛奶。趴在窗台上看着猫把事物一点点吃完,窝在碗的旁边晒着临近黄昏的太阳。
        窗台上摆着那个小花盆,里面的种子已经埋进去很久了,还是没有芽发出来。倒是猫,在它还能跳到窗台上的那些日子,不时把小鱼干叼到花盆里。
        难不成还能种出一只猫来?
        姻姻摇着头笑。真是个有意思的念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       猫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小碗里盛着的牛奶落了一层灰,被姻姻倒在了埋着种子的小花盆里。小鱼干不知道怎么不见了,剩下受了潮的猫粮粘成一块一块。
 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会回来吗?姻姻趴在窗台上,看着猫窝着晒太阳的地方,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手边的小花盆。
        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,她想,还有这颗种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         花盆里蜷着小小的一团白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走近了瞧,白团子抖了抖,探出来两只耳朵,一动一动,尾巴尖尖还立着,眼睛黑黑亮亮地盯着她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揉着还没有醒的眼睛,晕乎乎地想,真的种出猫了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她伸手把小猫抱起来,揉揉它的头顶。
        那里有一小团的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        姻姻抱着小猫去买猫粮,对街花店的老板娘修剪着她的花,转头看见姻姻,抬手擦擦汗,笑着喊住她,递给她一把新鲜的雏菊。
         老板娘指指她怀里的猫,笑着说我看见它好几次啦,原来是姻姻的猫呀。姻姻应了一声,调皮地笑笑,是种子种出来的小猫呀。
         老板娘一愣。是你上次说的外婆寄来的种子吗?
         姻姻点点头,手指在小猫头上揉揉,看着老板娘一脸的欲言又止。
         怎么了吗?她问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你的外婆,前年不就已经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     阳光从窗台斜斜地照进来,细细的灰尘在光线间浮沉。
        老妇人安详地靠着藤编的摇椅上,轻轻地晃着。这已是有些年岁的旧物了,藤条磨得光光地发亮。白猫缩成一团静静地卧在她的腿上,耳朵探着,不时抖抖。头顶上,有一小团的黑。
        风从窗台上滑进来,吹散了桌上厚厚一沓泛黄的信纸。
         一颗小珠似的物件从桌边滑落,“当”地一声敲上地面,骨碌骨碌滚了几圈,晃悠着停下。
       “妈妈,外婆在睡觉呀。”
       “外婆大概是累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6.1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