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栀

人心险恶

#原创##雨师##给下着雨的清明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
        今年的春雨,一直没有下。
        去年冬天种下的麦与油菜再拔不上个子,干巴巴的土地和光秃秃的树枝,愁坏了靠着种粮种树过活的农民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,才能下一场雨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 有多久没有下雨了?好像从春节到现在,几乎就是滴雨未落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我趴在树的枝桠上,光秃秃的枝桠,因为不下雨一直发不出新叶。
         树下有两个老农撑着锄头说着话,刻满褶皱的脸上笼着愁苦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都要清明了,还不下雨,这可怎么好。麦子要是长空穗,这一季就算白种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,”那老农长长地叹口气,混浊的眼睛望向面前一大片的田地,“听说那当官的已经请了巫师求了几次雨了,一点用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,那当官的,会不会不管我们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谁晓得?反正他们有的是粮,依我看,如果咱家里面还有些个存粮,就省着点,熬一熬,说不定就过去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熬一熬……唉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我眯着眼睛看着他们慢慢走远,心下唏嘘。
         熬过去的,能有多少人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看到他时,他拎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,走得悠闲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这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已经没有人能这么淡然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干旱带来的阴影笼罩了这一带所有的人,男子想尽办法去寻水引水挑水,妇人带着因饥饿与干渴哭泣不止的孩子在家,看着将要见底的米缸愁出了几根白发。
        他走过几近干裂的土地,脚步带起一层浮土,落在他的衣摆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蹲下身子,伸手触碰那沉闷的土地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看着他,慢慢地起身,站得笔直,悠悠地迈步,看似随意地撑起他的油纸伞。
        “轰隆”
       伴着那久违的雷声,我看见有大片的云,聚拢在这片土地的上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  那饱含着水汽的云,遮住了过于精神的太阳。人们被那一声雷惊到,纷纷出门,仰着脖子,看着那阴暗下来的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轰隆”
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声雷,随之一起到来的,是倾泻下来的雨。
         久违的雨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还愣着,保持着望天的姿势,直到有个人,扬着手臂高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下雨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那些人被这一声欢呼惊醒,更多的人大喊着,灰头土脸的小孩子跑出来,大声笑着,在已经积了水的泥地上用力地蹦跳,溅起的水珠带着泥粘到小腿上,又很快被雨水冲掉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去找个躲雨的地方,却被大雨打得睁不开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他微微扬起油纸伞,抬眸看到了在树桠上挣扎的我。
       我看着他的脸上浮起笑意,然后抬手,把我从树桠上救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忘了猫怕雨了。”他轻轻地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 他把我抱在怀里,一点不在意我蹭脏了他的衣裳。他走了很久,才停在路边小店的屋檐下,看着雨珠被无形的线串在一起从翘起的檐角落下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我放下,撑着伞站在外侧,看着人们为了雨的到来而欢呼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好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我侧着脑袋去看他,视线里只有他沾上了泥水的衣摆。
        他,是神仙吧。我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 
        他撑着伞站了很久,才把伞收拢,垂在身侧。残留的雨水顺着隆起的伞骨滑到头,摔在颜色已经变深的地上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蹲下来揉揉我仍是湿漉漉的毛,抬头看着渐渐变小的雨,站起身拎着伞走出了屋檐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再撑伞,淋着淅淅沥沥的雨走得悠闲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旁沉浸在喜悦中的人们,没有注意到这个男子的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    “那后来呢?”
       “后来?”对面的女子抿了口茶,漂亮的眼睛抬起看了我一眼,便又把视线转回到了那茶杯上。她笑得妖娆,轻轻地把茶杯放回桌面,手肘撑在桌面上,手背拖着下巴。背后一条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,左右随意地晃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后来啊,我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他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她语气有些低落,垂着眼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大概和那些民间传说,相差不了多少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低头看看她递过来的书,黑色的墨迹圈起来一段话。
        相传元景167年,春旱。而一位手持白色油纸伞的男子所到之处,必下雨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称他
        雨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4.5   清明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