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栀

人心险恶

#原创#脑洞##吴刚伐桂#
#七夕快乐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
        他喜欢上了一个妖,一个桂花妖。
        说是妖或许还有点错处,毕竟她被收在广寒宫的名单里,在嫦娥的身边,算个小神仙。日子久了,受到嫦娥的看重,也以姐妹相待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   他姓吴名刚,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打理着家中微薄的几亩地,养着年迈的爹娘。他也已经过了二十,家里没有闲钱给他办聘礼,至今也就一个人孤零零的,没有成家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不巧地碰上这年大旱,爹娘年老体衰,硬是没能熬过去。等终于有了一场雨,那家里,也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        哦不对
        还有被他捡回来的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少年矮矮的,小小的, 穿着脏兮兮的衣服,脸上蹭满了灰和泥,头发也乱成了鸡窝,只是一双眼睛亮晶晶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时吴刚在田埂旁看到这个缩成一团的小家伙,便是被那双眼睛引的缓了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但那也不过是稍稍慢了一些而已,他依旧只是朝着家走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有道视线一直跟着他跑,像是连在了他身后。
       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,便对上了那双眼睛。湿漉漉的,带着一丝可怜的哀求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也是失去了家人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走过去,蹲下,对上那双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你叫什么名字?
        桂魄……
        你要不要,跟我回家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吴刚渐渐发现,那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小男孩,似乎……有长成女孩子的趋势?
        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?
         直到他再也憋不住这个疑问,全部问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这家伙说,她是月宫里的小仙,在嫦娥的身边呆着,说到底就是一只桂花妖。在嫦娥出游的时候偷偷溜到了人间,刚刚好落在了这么个闹干旱的小村里,饿了几天,结果就遇到了吴刚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再然后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吴刚就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媳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  吴刚依旧打理着家里的那么几亩地,家里的那只,在屋后种了几颗桂树,等秋天桂花开了,敲下来酿起了桂花酒,酒香总是引来邻里,桂魄也会分一点给他们。日子一长,这酒的名气也就出来了。酿出来的酒,家里留两罐,剩下的,卖给乡里人,倒也是笔不小的收入。
        这家里也再不是以前的一贫如洗,老屋修整了,饭食不愁了,两个人,彼此依靠着,生活也是安安稳稳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本以为这安稳的日子可以过一辈子,可事实他们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        那在外面游山玩水的嫦娥,好不容易回了月宫,结果发现那本应呆在家里的桂魄不见了,再掐指一算,这个没规矩的家伙不仅在人间呆了近十年了,而且还和一个人类成了家。
        这愚蠢的人类竟然敢拐跑了本宫身边的人?!
        嫦娥表示她咽不下这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当即派了几员大将下界,把吴刚和桂魄绑来了月宫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嫦娥更是个偏心的主,不由分说地把吴刚关进了地牢,桂魄却只是被她锁在了自己身边,牢牢看着。她不能溜出去,自然也是见不到吴刚。她苦苦求着嫦娥,求她放过吴刚,嫦娥看着她的这副模样,只是深深叹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        再说吴刚
        他已经被关在地牢里快一个月了……地牢在很深很深的地下,没有光,没有温度。他有可以睡觉的地方,有饱腹的饭菜可以吃,但是他一天比一天暴躁,他要出去,要离开这个阴森森的地方,要回到自己的家里,回到那个有阳光的地方去。
        哪怕……
       不计代价……
       终于一天,那扇久未开启的门咯吱咯吱地响。他瘫在墙角的小床上,好像死去了一样,没有动静。
       你想要离开是么?
       想……
       你想要自由是吗?
       他像溺水者抓到了稻草,半跪着祈求。
“想……”
       嫦娥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,语气轻蔑。她说,你把正殿前的那棵桂花树砍倒了,我便还你自由,不过那树是桂魄的本体与精元,伤了一分便是一分,倒了,便是死。
       他愣了一下,木木地抬头,对上嫦娥没有温度的眼睛,半响,问她,你说的可算数?
       当然。
       ……我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        正殿的走廊暗处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,死心了吗?”嫦娥看着桂魄失去了血色的脸庞,摇着头叹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如果他为了他的自由愿意杀了你,那他未来,或许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加害于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若真的想呆在人间,那你便去吧,我帮你同司命说,让你好歹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吴刚呢?”桂魄没有回头看嫦娥,语气冷的像寒冬时冻起的冰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想怎样?”嫦娥看看那张似乎有些陌生的脸,心里也是凉飕飕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桂魄呵呵一笑,终于转头看向一旁的好友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那么喜欢砍树,那就砍一辈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     都城里,不知何时开了一家酒铺,别的酒不卖,专卖自家酿的,酒性不烈,带着点甜香的桂花酒。老板娘一个人管着店铺,据说一直没有婚嫁,也没有嫁人的打算。只是偶尔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来铺子里,与她谈上许久的话,然后带上两罐子桂花酒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而每当月圆的时候,她都会与前来买酒的客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 你可看到,那月亮上,有个人,一直在砍树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8.28  七夕
 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