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栀

人心险恶

在图书馆遇到的一对学霸cp
莫名地觉得可爱

愁乃
落笔无神,吟诗无对,欲叹不出,欲哭无泪
书不入心,景不入目,淤泥沾荷,黄叶布松
秋菊将枯,斜阳近落,折花不忍,攀木不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#原创##种子与猫##六一快乐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 姻姻收到了外婆寄来的信。她打开信封,取出厚厚一沓信纸。
        她把信封丢在小桌上,靠着摇椅轻轻晃着,打开信纸慢慢地读。
         外婆说她身体挺好,说外公老是咳嗽却又不肯去医院,说隔壁二婶家多了一个大胖小子……说她在信封里放了一颗种子。
        姻姻探着身子伸手去够信封,捏着底边口朝下抖抖,“当”地掉下来一颗小珠样的物件,骨碌骨碌滚了几圈,晃悠着停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把读了一半的信折起来放在小桌上,捻了那颗种子在手指间把玩。
         会种出什么呢?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姻姻种下了种子。
         她从对街的花店里买了一个小花盆,老板娘笑着问她,姻姻要种花呀,她应了一声,外婆寄给我的种子。
        老板娘麻利地包好花盆,连着一包土一并装在手提袋里递给她,她礼貌地道谢,笑着接过。
         玻璃店门打开又合上,挂着的铃铛响了响,老板娘轻声地嘀咕,“姻姻的外婆……”
她回头,玻璃门还轻轻地晃着,老板娘低头摆弄着她的花。
 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听错了吧,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  姻姻住着的街上有一只猫,白色的,头顶有一小团的黑。
        猫踏着一楼人家的窗台跳上来,端庄地坐在姻姻的窗台上——那是它的宝座,现在那里摆着一个小花盆,里面装着老板娘送给姻姻的土。
        猫歪着小脑袋看姻姻将种子埋进土里,拿着小杯子给它浇水,水透过松松的土聚在下面的小盆里,沾染了泥土的黄褐色。姻姻放下杯子,手拖着腮帮望着花盆发呆,搭在窗台上的手蹭上一团软软绒绒的毛。
        猫懒懒地躺在窗台上,四肢舒服地伸着,脑袋靠着她的手,眯着眼睛,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咕噜声。
        姻姻挠挠猫的下巴,转身抓了几条小鱼干。猫嗅到了味道,翻个身子把小鱼干拨到面前,细长的尾在身后悠悠地晃。姻姻好笑得看着它,伸手揉揉它头上的一团黑。
        是个带着厄运的孩子呀。她想。不过你一定会好运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  猫成了妈妈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日渐隆起的肚子拖着它,那并不高的窗台慢慢成了它够不到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在楼下摆了两个小碗,每天放点猫粮小鱼干,倒上一碗牛奶。趴在窗台上看着猫把事物一点点吃完,窝在碗的旁边晒着临近黄昏的太阳。
        窗台上摆着那个小花盆,里面的种子已经埋进去很久了,还是没有芽发出来。倒是猫,在它还能跳到窗台上的那些日子,不时把小鱼干叼到花盆里。
        难不成还能种出一只猫来?
        姻姻摇着头笑。真是个有意思的念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       猫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小碗里盛着的牛奶落了一层灰,被姻姻倒在了埋着种子的小花盆里。小鱼干不知道怎么不见了,剩下受了潮的猫粮粘成一块一块。
 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会回来吗?姻姻趴在窗台上,看着猫窝着晒太阳的地方,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手边的小花盆。
        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,她想,还有这颗种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         花盆里蜷着小小的一团白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走近了瞧,白团子抖了抖,探出来两只耳朵,一动一动,尾巴尖尖还立着,眼睛黑黑亮亮地盯着她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揉着还没有醒的眼睛,晕乎乎地想,真的种出猫了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她伸手把小猫抱起来,揉揉它的头顶。
        那里有一小团的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        姻姻抱着小猫去买猫粮,对街花店的老板娘修剪着她的花,转头看见姻姻,抬手擦擦汗,笑着喊住她,递给她一把新鲜的雏菊。
         老板娘指指她怀里的猫,笑着说我看见它好几次啦,原来是姻姻的猫呀。姻姻应了一声,调皮地笑笑,是种子种出来的小猫呀。
         老板娘一愣。是你上次说的外婆寄来的种子吗?
         姻姻点点头,手指在小猫头上揉揉,看着老板娘一脸的欲言又止。
         怎么了吗?她问。
         姻姻你的外婆,前年不就已经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     阳光从窗台斜斜地照进来,细细的灰尘在光线间浮沉。
        老妇人安详地靠着藤编的摇椅上,轻轻地晃着。这已是有些年岁的旧物了,藤条磨得光光地发亮。白猫缩成一团静静地卧在她的腿上,耳朵探着,不时抖抖。头顶上,有一小团的黑。
        风从窗台上滑进来,吹散了桌上厚厚一沓泛黄的信纸。
         一颗小珠似的物件从桌边滑落,“当”地一声敲上地面,骨碌骨碌滚了几圈,晃悠着停下。
       “妈妈,外婆在睡觉呀。”
       “外婆大概是累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6.1

#原创##雨师##给下着雨的清明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
        今年的春雨,一直没有下。
        去年冬天种下的麦与油菜再拔不上个子,干巴巴的土地和光秃秃的树枝,愁坏了靠着种粮种树过活的农民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,才能下一场雨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 有多久没有下雨了?好像从春节到现在,几乎就是滴雨未落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我趴在树的枝桠上,光秃秃的枝桠,因为不下雨一直发不出新叶。
         树下有两个老农撑着锄头说着话,刻满褶皱的脸上笼着愁苦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都要清明了,还不下雨,这可怎么好。麦子要是长空穗,这一季就算白种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,”那老农长长地叹口气,混浊的眼睛望向面前一大片的田地,“听说那当官的已经请了巫师求了几次雨了,一点用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,那当官的,会不会不管我们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谁晓得?反正他们有的是粮,依我看,如果咱家里面还有些个存粮,就省着点,熬一熬,说不定就过去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熬一熬……唉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我眯着眼睛看着他们慢慢走远,心下唏嘘。
         熬过去的,能有多少人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看到他时,他拎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,走得悠闲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这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已经没有人能这么淡然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干旱带来的阴影笼罩了这一带所有的人,男子想尽办法去寻水引水挑水,妇人带着因饥饿与干渴哭泣不止的孩子在家,看着将要见底的米缸愁出了几根白发。
        他走过几近干裂的土地,脚步带起一层浮土,落在他的衣摆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蹲下身子,伸手触碰那沉闷的土地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看着他,慢慢地起身,站得笔直,悠悠地迈步,看似随意地撑起他的油纸伞。
        “轰隆”
       伴着那久违的雷声,我看见有大片的云,聚拢在这片土地的上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  那饱含着水汽的云,遮住了过于精神的太阳。人们被那一声雷惊到,纷纷出门,仰着脖子,看着那阴暗下来的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轰隆”
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声雷,随之一起到来的,是倾泻下来的雨。
         久违的雨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还愣着,保持着望天的姿势,直到有个人,扬着手臂高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下雨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那些人被这一声欢呼惊醒,更多的人大喊着,灰头土脸的小孩子跑出来,大声笑着,在已经积了水的泥地上用力地蹦跳,溅起的水珠带着泥粘到小腿上,又很快被雨水冲掉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去找个躲雨的地方,却被大雨打得睁不开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他微微扬起油纸伞,抬眸看到了在树桠上挣扎的我。
       我看着他的脸上浮起笑意,然后抬手,把我从树桠上救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忘了猫怕雨了。”他轻轻地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 他把我抱在怀里,一点不在意我蹭脏了他的衣裳。他走了很久,才停在路边小店的屋檐下,看着雨珠被无形的线串在一起从翘起的檐角落下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我放下,撑着伞站在外侧,看着人们为了雨的到来而欢呼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好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我侧着脑袋去看他,视线里只有他沾上了泥水的衣摆。
        他,是神仙吧。我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 
        他撑着伞站了很久,才把伞收拢,垂在身侧。残留的雨水顺着隆起的伞骨滑到头,摔在颜色已经变深的地上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蹲下来揉揉我仍是湿漉漉的毛,抬头看着渐渐变小的雨,站起身拎着伞走出了屋檐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再撑伞,淋着淅淅沥沥的雨走得悠闲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旁沉浸在喜悦中的人们,没有注意到这个男子的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    “那后来呢?”
       “后来?”对面的女子抿了口茶,漂亮的眼睛抬起看了我一眼,便又把视线转回到了那茶杯上。她笑得妖娆,轻轻地把茶杯放回桌面,手肘撑在桌面上,手背拖着下巴。背后一条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,左右随意地晃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后来啊,我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他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她语气有些低落,垂着眼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大概和那些民间传说,相差不了多少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低头看看她递过来的书,黑色的墨迹圈起来一段话。
        相传元景167年,春旱。而一位手持白色油纸伞的男子所到之处,必下雨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称他
        雨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4.5   清明

#同人##糖##朝花惜时同人3#
(在得知QQ新版将失去悄悄话功能后,一大波悄悄话正在向众人逼近)
安:(收到一句悄悄话)我喜欢你……咦,谁发的?(打字中)你是谁?
xx:(秒回)你猜【微笑】
安:(扶额)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怎么回答你啊……【微笑】
xx:(秒回)……有道理……
安:那……来者何人!
xx:(秒回)嗯……
        (停了一会)我是叶陵。
安:(愣两秒,退出QQ,关机,静坐,脸通红)
(咱们另一边毫不知情的叶陵同学还在等回复……)
———————一个晚上过去了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第二天晚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叶:(收到一条悄悄话)我喜欢你……谁发的……(打字中)可乐?
xx:(半响)你……你怎么知道!
xx:不!不是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#同人##糖##朝花惜时同人2#
(某次漫展,叶陵和可乐一起去帮xxx卖东西,两个人都换了cos服,站在店铺前,引来了很多人围观)注:两人成为cp后

安:(紧张,拉叶陵衣袖)那个,叶……叶陵……
叶:(低头看她)嗯,怎么了?
安:(抬头看看人群,低头)人……人太多了……
叶:(忍笑摸摸可乐的脑袋)没事,我在这呢。
安:(脸红)唔……
(突然有个女孩子抱着相机来问:“可以拍张照吗?”)
叶:(点头)可以。
安:(惊)要……要拍照吗!?(低头看衣服,理理裙摆,再理理假毛)……嗯!可以了!
叶:……(无奈脸)
(女孩子说:“你们两个是cp吧,那可不可以照一张甜甜的照片”)
安:(愣,两秒后,捂脸)
叶:(低头看某人,嘴角勾起)可以的(笑)(弯腰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几秒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安:(满脸通红)叶陵!你……你做了什么!
叶:(舔嘴唇)嗯?怎么了?味道不错,你吃糖了?
围观群众:(捂脸,痛骂)雾草,猝不及防一口狗粮啊!
FFF团:(高举火把)烧!
女孩子:(吧唧一下相机掉了)啊啊啊啊我忘记拍照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#同人##糖##朝花惜时同人1#
写在前面:这个小故事是漫画《朝花惜时》的同人文,没有看过漫画的可以去围观一下。(突然开始安利)
言述(叶陵)——男主,安可乐——女主
故事主要以对话和内心活动为主。
下面正片开始。

言:(格外不淡定)你有喜欢的人吗?
安:没,没有啊!(眨眼,拼命眨眼,拼命       掩饰)
言:(突然坏笑)嗯,真的?
安:(低头)嗯……真……的……
言:(手指点着下巴,正经思考脸)嗯……这样啊……不过,我知道有个人喜欢你哦
安:(诧异)谁啊
(内心1:哪个人眼睛不好了喜欢我……)
(内心2:该不会是学长吧(*/∇\*))
言:(继续坏笑)想知道?
安:(嘴角一抽):不讲就算了。(转身要走)
言:(拉住可乐)好好好,我讲,不过你先闭下眼睛,不许偷看!
安:(莫名其妙)啊……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几秒钟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言:好了。
安:(睁眼)眼镜!你……是谁啊!?
言:喜欢你的人啊。(笑)
安:(愣……)叶陵!(捂脸,转身就跑)
言:(急忙拉住,扯怀里抱好)嗯,是我       啊。(轻笑)我说我喜欢你,回答呢?
安:(把脸埋进言述怀里)……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#原创#脑洞##吴刚伐桂#
#七夕快乐#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
        他喜欢上了一个妖,一个桂花妖。
        说是妖或许还有点错处,毕竟她被收在广寒宫的名单里,在嫦娥的身边,算个小神仙。日子久了,受到嫦娥的看重,也以姐妹相待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          他姓吴名刚,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打理着家中微薄的几亩地,养着年迈的爹娘。他也已经过了二十,家里没有闲钱给他办聘礼,至今也就一个人孤零零的,没有成家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不巧地碰上这年大旱,爹娘年老体衰,硬是没能熬过去。等终于有了一场雨,那家里,也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        哦不对
        还有被他捡回来的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少年矮矮的,小小的, 穿着脏兮兮的衣服,脸上蹭满了灰和泥,头发也乱成了鸡窝,只是一双眼睛亮晶晶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时吴刚在田埂旁看到这个缩成一团的小家伙,便是被那双眼睛引的缓了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但那也不过是稍稍慢了一些而已,他依旧只是朝着家走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有道视线一直跟着他跑,像是连在了他身后。
       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,便对上了那双眼睛。湿漉漉的,带着一丝可怜的哀求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也是失去了家人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走过去,蹲下,对上那双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你叫什么名字?
        桂魄……
        你要不要,跟我回家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  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吴刚渐渐发现,那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小男孩,似乎……有长成女孩子的趋势?
        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?
         直到他再也憋不住这个疑问,全部问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可是这家伙说,她是月宫里的小仙,在嫦娥的身边呆着,说到底就是一只桂花妖。在嫦娥出游的时候偷偷溜到了人间,刚刚好落在了这么个闹干旱的小村里,饿了几天,结果就遇到了吴刚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再然后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吴刚就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媳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         吴刚依旧打理着家里的那么几亩地,家里的那只,在屋后种了几颗桂树,等秋天桂花开了,敲下来酿起了桂花酒,酒香总是引来邻里,桂魄也会分一点给他们。日子一长,这酒的名气也就出来了。酿出来的酒,家里留两罐,剩下的,卖给乡里人,倒也是笔不小的收入。
        这家里也再不是以前的一贫如洗,老屋修整了,饭食不愁了,两个人,彼此依靠着,生活也是安安稳稳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本以为这安稳的日子可以过一辈子,可事实他们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        那在外面游山玩水的嫦娥,好不容易回了月宫,结果发现那本应呆在家里的桂魄不见了,再掐指一算,这个没规矩的家伙不仅在人间呆了近十年了,而且还和一个人类成了家。
        这愚蠢的人类竟然敢拐跑了本宫身边的人?!
        嫦娥表示她咽不下这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当即派了几员大将下界,把吴刚和桂魄绑来了月宫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嫦娥更是个偏心的主,不由分说地把吴刚关进了地牢,桂魄却只是被她锁在了自己身边,牢牢看着。她不能溜出去,自然也是见不到吴刚。她苦苦求着嫦娥,求她放过吴刚,嫦娥看着她的这副模样,只是深深叹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        再说吴刚
        他已经被关在地牢里快一个月了……地牢在很深很深的地下,没有光,没有温度。他有可以睡觉的地方,有饱腹的饭菜可以吃,但是他一天比一天暴躁,他要出去,要离开这个阴森森的地方,要回到自己的家里,回到那个有阳光的地方去。
        哪怕……
       不计代价……
       终于一天,那扇久未开启的门咯吱咯吱地响。他瘫在墙角的小床上,好像死去了一样,没有动静。
       你想要离开是么?
       想……
       你想要自由是吗?
       他像溺水者抓到了稻草,半跪着祈求。
“想……”
       嫦娥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,语气轻蔑。她说,你把正殿前的那棵桂花树砍倒了,我便还你自由,不过那树是桂魄的本体与精元,伤了一分便是一分,倒了,便是死。
       他愣了一下,木木地抬头,对上嫦娥没有温度的眼睛,半响,问她,你说的可算数?
       当然。
       ……我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        正殿的走廊暗处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,死心了吗?”嫦娥看着桂魄失去了血色的脸庞,摇着头叹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如果他为了他的自由愿意杀了你,那他未来,或许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加害于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若真的想呆在人间,那你便去吧,我帮你同司命说,让你好歹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人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吴刚呢?”桂魄没有回头看嫦娥,语气冷的像寒冬时冻起的冰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想怎样?”嫦娥看看那张似乎有些陌生的脸,心里也是凉飕飕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桂魄呵呵一笑,终于转头看向一旁的好友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他那么喜欢砍树,那就砍一辈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尾声
        都城里,不知何时开了一家酒铺,别的酒不卖,专卖自家酿的,酒性不烈,带着点甜香的桂花酒。老板娘一个人管着店铺,据说一直没有婚嫁,也没有嫁人的打算。只是偶尔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来铺子里,与她谈上许久的话,然后带上两罐子桂花酒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而每当月圆的时候,她都会与前来买酒的客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 你可看到,那月亮上,有个人,一直在砍树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8.28  七夕
 

#原创##脑洞##花x暴脾气的他#
他是个脾气暴躁的人,全村人都知道。他们常常感叹,不知道他隔壁那个老头怎么受得了他的暴脾气的,也不知道他那个药铺是怎么一直维持着生计的。
然后一天,上山采药的他移回来一株花树……光秃秃的,没花没叶,几根枝丫倔强地翘着……反正不好看……
可是他就是把那花连着根带回来了……种在了他的院子里……
他依旧是个脾气暴躁的人,但是他一直记得每天给花浇水,施肥,照顾得格外细致,哪怕那花一直不开……
不过那花长了叶,抽了芽,好歹有点样子了……
快开了吧,他想……
可是花就是不开……就像小孩子在闹别扭一样……
那人气结……
他开始不管那花了,每日该上山上山,该采药采药,就是不管那花,不浇水不施肥,却依旧是满心的念想,不时瞄两眼过去,看看那花依旧还是老样子……
突然一天花不见了……
他看着地上一个深深的坑,默默地蹲下……
怎么连点根须子都没有留下呢?
他很生气……
他跑到隔壁去找那老头……
“土地老头,我那花妖呢,怎么就跑了!”
“臭小子你要尊老啊知道不,别一天到晚老头老头的……诶喂你还打我!”
“废话一堆,我那花呢?”
“……跑了,你不是看到了吗?”
“我怎么惹她了她就跑了!”
“大概是你不管她了,然后她生气了……”
“那她开花不就好了!”
“那还不是因为你开的是药铺子,她还以为你把她移过来是要拿她入药呢……”
“这药铺子还不是司命那家伙安排的!怪我?”
“唉呀小伙子,这花也是要哄的,你自己把花气走了怪谁……”
“得,土地老头,帮我看段时间院子还有药铺,我出门一趟,估计没个一年半载是不回来了。”
“怎么?”
“等我回来你估计也能看到孙媳妇了,嗯……顺利的话孙子应该也能抱上了……”
“啥!?臭小子你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#原创##糖##兔子先生#
她问:“你是那只兔子先生吗?”
兔子点头
她问:“那你今天会陪我吗?”
兔子点点头,扬了扬他短短的胳膊,变戏法般地从背后拿出一个气球,递给矮矮小小的她,然后笨拙地指了指某个方向。
她问:“要去游乐场吗?”
兔子点点头,任她攥着他的衣摆,像是糖一样粘在他身边。
然后兔子就在游乐场被一群小孩子围观了……
她闷闷地把兔子从孩子之中拉出来,抱住兔子的短胳膊,把他拖上了摩天轮。
“你是来陪我的还在陪小孩子的?”
兔子指指她
“那你还陪小孩子玩了那么久。”
兔子侧过脑袋,看她,半响,摇摇头
她嘟着嘴,不理他
四周安静了片刻,然后她听到一声低低的叹息,她转过头,看到兔子把头套取下来,放在一旁,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她。
“不是你说要和兔子先生玩的吗?”兔子叹气,无奈地把她揽进怀里抱住,下巴枕在她的头顶。
“穿这身衣服很累的你知道吗?而且还不能讲话。”他看看她通红的耳朵,满意地用下巴蹭蹭她的头发,“不过,看起来效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千栀